号科考船,为节能环保事业贡献新

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研究员朱华等人于2015年至2017年间在云南南部野外考察过程中发现一报春花属植物,在鉴定过程中经过详细的文献、标本查阅和形态比较,发现该种形态上隶属于倒卵叶报春组且与该组现有种类均不同,确定该物种为一新种,并将该新种被命名为朱华报春。该研究成果发表于国际学术期刊《北欧植物学杂志》上。

图片 1

2017年12月28日,青岛中科华通能源工程有限公司召开第一次董事会议,中科院青岛生物能源与过程研究所(以下简称青岛能源所)作为股东参会。

据悉,朱华报春植株形态和毛被与分布于泰国北部的Primula intanoensis T.
Yamaz.近似,但其花冠筒长1.4~1.6
cm,长为花萼的2~2.5倍且花柱异型,而明显区别于P. intanoensis(花冠筒5~6
mm
长,与花萼近等长或稍长于花萼);毛被和花冠形态和分布于云南东南部的帽果报春相似,但后者叶近圆形,叶背紫色,花柱同型。

1月5日,在西太平洋海域执行“西太主流系潜标观测网维护及升级综合考察航次”的中国“科学”号科学考察船,圆满完成第一航段任务,靠泊印尼比通港补给。

中科华通是由青岛能源所与青岛华通国有资本运营有限责任公司合资成立的,致力于在国内推广农业秸秆生物天然气技术,公司于2016年在青岛平度南村镇建成了年产生物天然气600万立方米、年利用秸秆7万吨的并网生物天然气产业化示范工程1处,可为3万户居民集中供气。

报春花属植物是报春花科最大的属,全世界近500种,主要分布在北半球温带和高海拔地区,其分布中心在中国西南的高山区域,中国有350多种。该新种在云南南部的发现,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对报春花属植物地理分布的认识。

图片 2“科学”号靠泊印尼比通港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党委书记王辉、船舶运管中心及国际合作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参赞潘永录及有关处室负责人等前往比通港迎接,并调研船舶及科考工作进展。图片 3“科学”号360度环视驾驶台图片 4船长刘合义介绍先进的船载探测和实验系统

青岛能源所研究员、中科华通副董事长郭荣波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生物天然气是石化天然气的完美替代品,在不久的将来会为我国的新能源和环保事业贡献更多的‘气力’。”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8-01-08 第5版 创新周刊)

“科学”号科学考察船2017年11月26日从中国青岛港出发,历时41天,完成了西太平洋科学观测网深海潜标的大规模实时化升级,首次实现了深海3000米大水深温度、盐度和三维流速连续数据的实时回传;首次成功布放5000米级深海综合观测浮标1套。完成补给后,该船还将在西太平洋海域进行近20天的科考,然后返回青岛港。

“气荒”席卷北方多地

图片 5“科学”号航次首席科学家张林林向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参赞潘永录介绍科考装备
此番在印尼比通港靠港期间,“科学”号科考船将面向印尼萨姆拉图兰吉大学师生及比通当地科研院所人员开放,普及海洋科考船及海洋科学考察知识,传递友好合作的讯息。图片 6现代化的轮机控制室号
据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专家介绍,“科学”号科考船本航次维护升级优化了中国在西太平洋构建的深海潜标科学观测网,提高了中国对西太平洋海洋环流与气候的认知能力,成为国际海洋科技界近20年来在西太平洋调查的成功范例,标志着西太平洋新一轮调查研究热潮的兴起。图片 7“科学”号上朝气蓬勃的科研人员
录属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的“科学”号海洋科学综合考察船,总长99.80米、型深8.9米,总吨位4711,续航力15000海里,采用先进的吊舱式电力推进系统,360度环视驾驶台,无人机舱。是中国实现海洋强国战略、开展深远海综合科学考察研究的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该船自2012年交付使用至今,已航行24航次17万多海里,完成了一系列重大科考任务。

2017年入冬以来,一场突如其来的“气荒”席卷北方多地,天然气供不应求的局面导致天然气的价格不断上涨,一些地方甚至开始限气、停气。郭荣波指出,“煤改气”是导致这场“气荒”的重要原因。

国家发展改革委数据显示,我国2017年的天然气消耗量较2016年增量为330亿立方米,而其中煤改气所带来的消费增量达200亿立方米。

郭荣波表示,“煤改气”是我国应对近年来日趋严重的雾霾天气的有效手段,其实施可以大大降低因煤炭使用而带来的微尘排放、有效抑制雾霾的产生,对解决我国现阶段的环境问题,尤其是空气污染问题具有重大意义。

但是“煤改气”也对我国现有的天然气供求带来巨大挑战,使我国天然气的短缺问题迅速凸显。

我国天然气的缺口巨大。作为世界第三大天然气消费国,我国天然气的进口依赖度较高,以2016年为例,我国天然气产量和消耗量分别为1368亿立方米和2153亿立方米,进口依赖度达36%。

此外,我国天然气资源分布较为集中,而且天然气基础设施,包括天然气的调峰、存储、输送等比较薄弱。郭荣波称,这都对“煤改气”的顺利实施带来不小挑战,特别是在天然气基础设施落后的农村区域形势更为严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