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传染病免疫诊疗搭建合作平台,外行当了回

2018年7月,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朱照宇团队在学术刊物《自然》上发了篇足以改写人类历史的论文——他们在我国陕西发现了一处距今212万年的人类遗址,将人类离开非洲的时间往前推了27万年。

图片 1

中国科学院分子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研究员覃重军的办公桌上,堆着厚厚一摞接近2000页的A4纸。从2013年到2018年,他在这些纸上,写下了自己对酿酒酵母改造课题的思索和设计。

为了让论文尽可能扎实,朱照宇团队在陕西蓝田县玉山镇上陈村做了14年研究。十多年间,朱照宇先后送走8届研究生,带着不同的学生和助手去现场20多次。那里位于黄土高原,气候条件可算不上宜人。下雨时,团队成员没地方躲,只能狼狈地在山沟底下找个有小树的地方“猫”一下;吃饭也就是买大饼和榨菜充饥。朱照宇60多岁,可他照样爬坡、采样、挖土;他说,只要在黄土里就有信心。

中外科研人员在做实验

他用5年时间,进行了一次奇幻冒险。覃重军团队用基因编辑的方法,将酿酒酵母中16条天然染色体合成为1条,创造了国际首例人造单染色体真核细胞,实现“人造生命”里程碑式的重大突破。而在此前,他只是酿酒酵母界的一个“门外汉”。

十多年了,他们不断地去寻找最好的样本,慢慢地采集、加工、测量……时光的秘密掩埋在地层之中,但需要用智慧和耐心,去一层层敲开那些伪装,识破那些伎俩。朱照宇享受这种挖土的幸福,他说,他们还会继续挖下去,因为还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图片 2

8月2日,相关成果在线发表于《自然》。

(原载于《科技日报》 2018-12-24 05版)

平台园区效果图

在做这个大课题的数年间,覃重军鲜有动静。他崇拜两个生物科学家,一个是巴斯德,一个是达尔文。“你想做出伟大的成果,就应该去跟伟大的人学习。前辈们激励我们去冲击世界难题,而不是简单发发文章。”五年中,他每天散步、思考和写作,想大的东西,不想小的东西。这仿佛在修炼内功。走过长路再往回看,覃重军语带兴奋:“现在的我,比5年前的10个我加起来都要厉害!”

“只有把各种创新要素放在一起,才会有化学反应。”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所长唐宏研究员表示,他期待着和奉贤区的这次合作产生“化学反应”,打通从原创发现到创新疫苗和抗体药物的研制路径,提升我国传染病相关生物医药领域的国际竞争力。

“我每天要做的事就是靠想象打开未来的一扇扇大门,第二天冷静下来选择其中正确的一扇。”他说,这是他总结的“名人名言”。

奉贤,北杭州湾生物港的最前端,未来的上海科创中心研发与转化功能型平台之一,即将为上海打造一张全球公共健康科技创新的“城市名片”——用创新疫苗和抗体药物帮助人类免受、少受传染病与病原感染的侵扰。

(原载于《科技日报》 2018-12-24 05版)

目前,由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与奉贤区政府共建的传染病免疫诊疗技术协同创新平台正在紧张地施工建设之中。“只有把各种创新要素放在一起,才会有化学反应。”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所长唐宏研究员表示,他期待着和奉贤区的这次合作产生“化学反应”,打通从原创发现到创新疫苗和抗体药物的研制路径,提升我国传染病相关生物医药领域的国际竞争力。

进一步充实生命科学高端创新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