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发展谱新篇,艾维因不满CEO离职

艾维因不满CEO离职?库克罕见发声驳斥华尔街日报:荒谬

• 2019年07月02日09:19 • 网易科技

图片 1

7月2日消息,当地时间周日晚些时候,《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关于苹果首席设计师乔尼·艾维(Jony
Ive)离职的报道,称艾维对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的领导能力越来越不满,并认为库克对产品设计开发过程缺乏兴趣。库克罕见发表了一份措辞严厉的声明,对报道提出异议,称故事“荒谬”(absurd)。

据悉,当地时间周一库克对有关首席设计师艾维离职以及苹果能否坚持创新设计能力的报道进行了激烈反驳。库克表示,这份报告与事实不符,根本不理解苹果的设计团队实际上是如何工作的。

“这个故事很荒谬,”库克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很多报道内容,当然还有结论,都与现实不符。”

图片 2

库克并不经常公开反驳新闻报道,但此举表明他对这篇文章似乎分外不满。这篇文章称,苹果正在以牺牲设计为代价,优先考虑运营。

库克说:“从基本层面来看,这篇报道显示出媒体对设计团队和苹果的工作方式缺乏了解。”“它扭曲了人际关系、决策和事件,以至于我们压根认不出它所描述的这家公司。”

《华尔街日报》负责传播事务的高级副总裁科琳·施瓦茨(Colleen
Schwartz)在一份声明中说,其力挺自家报道。

库克在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去世后接任苹果首席执行官一职。在库克做出上述反驳之际,苹果正试图证明,艾维的离开并不会带来更大的麻烦。

上周四艾维宣布,他将离开苹果并创办自己的设计公司,不过他将继续与苹果合作。

艾维表示:“尽管我不再是苹果的一名员工,但我仍将积极参与其中——我希望在未来许多年都是如此。”“现在似乎是做出这种改变的好时候。”

但据几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周日晚间《华尔街日报》记者特里普·米克尔(Tripp
Mickle)报道,艾维“与苹果领导层的距离越来越远”,部分原因是他对库克所打造的“更注重运营的公司”感到失望。

“设计工作室的人很少见到库克,他们说库克对产品开发过程没什么兴趣——这让艾维很沮丧,”米克尔在报道中称。

图片 3

报道称,“随着苹果董事会席位被越来越多拥有财务和运营背景的董事所占据,而不是技术或公司核心业务的其他领域,艾维变得越来越沮丧。”

尽管苹果在过去10年里已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但它是否有能力继续创造改变消费者与世界互动方式的新产品,目前正面临外界的审视。迄今为止该公司仍保持着巨大的盈利能力,过去六个月的利润高达300亿美元,但分析师对该公司自2010年推出iPad以来还没有推出大受欢迎的新产品表示担忧。苹果手表和苹果耳机AirPods的销量虽然很受欢迎,但体量仍然相对较小。

虽然硬件销售增长放缓,但多年来苹果一直在加大对软件和服务的投资。尽管如此,艾维的离开还是引起了不少分析人士的警惕。艾维和乔布斯携手打造了许多最好的苹果产品,其也一直被视为公司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米克尔将艾维描述为“乔布斯的门徒,也是苹果最接近乔布斯精神的真实化身。”

苹果未来设计的责任现在将落在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身上。工业设计总监埃文斯·汉基(Evans
Hankey)将执掌硬件设计团队,而阿兰·迪耶(Alan Dye)将负责用户界面设计。

“设计团队才华横溢。”库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如乔尼所说,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我完全相信他们会在杰夫、埃文斯和阿兰的领导下茁壮成长。我们知道真相,我们知道他们能做的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们正在做的东西会让你大吃一惊。”

陈肇雄:创新求变再出发 转型发展谱新篇

• 2019年07月09日10:47 • 速途网

速途网讯
2019年7月9日,第18届中国互联网大会召开。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出席大会并致辞。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

陈肇雄表示,互联网作为数字化浪潮的重要驱动力,推动数字经济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新模式、新空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互联网发展和治理工作。近年来,人民群众在信息化发展中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显著提高,互联网企业创新力、竞争力、影响力持续提升,数字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不断释放,互联互通、共享共治的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加快打造。

陈肇雄强调,以信息化培育新动能,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重要举措。我们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按照高质量发展的根本要求,推动互联网持续健康快速发展,促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创新求变再出发,转型发展谱新篇。

一是突破核心关键技术,掌握发展主动权。完善创新生态,健全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加强基础科学前瞻布局,提升原始创新能力。加快推进关键核心技术突破,掌握一批杀手锏、颠覆性、非对称技术。

二是升级基础设施,增强发展支撑力。加快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提升传统基础设施智能化水平,构建高速、智能、泛在、安全、绿色的新一代信息网络,形成适应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需要的信息基础设施体系。

三是深化融合应用,壮大发展新动能。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促进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加快一二三产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培育新应用、新模式、新业态,拓展数字经济新空间,不断形成新增长点、新动能。

四是加强网络治理,优化发展大环境。强化安全保障,全面提升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网络数据、个人信息等安全保障能力。深化“放管服”改革,营造公平、公正、非歧视的市场环境。深化电信普遍服务,提升数字经济包容性,缩小数字鸿沟。加强国际合作,高质量建设“数字丝绸之路”,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每年收99美元还抽成30%,苹果遭应用开发者起诉

• 2019年07月01日07:26 • 网易科技

图片 4

6月30日消息,当地时间周五,就苹果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的行为,iOS平台的应用开发者向这家公司提起了集体诉讼。诉讼声称,苹果利用其对iOS市场的垄断权力来设定应用销售最低价格,并向应用程序开发者每年收取99美元所谓的开发者费用,并按照销售额对应用开发者征收30%的佣金。

起诉书交给了加州北区的美国地方法院。诉讼书称,苹果的反竞争行为涉及从事iOS应用市场的垄断,不允许第三方分销数字内容,并对开发者提出定价要求并“征税”(指收取销售佣金)。

代表应用开发者提出该群体诉讼案的原告巴里·索莫斯(Barry
Sermons)声称,苹果的行为“导致开发者在为iOS开发的每一个应用程序和应用程序内产品时,产生过高的费用、成本和定价”,并且“通过降低竞争对手的竞争能力和创新动机而损害了竞争。”

索莫斯已开发并销售7款付费应用,其中包括Morigo、Unity North
Atlanta、Mielle Organics、dmvfta、Bovanti、sportsandspine和The Film
Black Friday。他还开发了reVOLVER Podcast,该应用已经从苹果的应用商店App
Store下架,但却作为一款Android应用程序在运行。

据诉状称,苹果藐视反垄断法,100%垄断iOS应用的分销,不允许iPhone和iPad用户通过第三方下载iOS平台上的应用。利用这样的垄断行为,苹果对开发者的每笔销售收取30%的佣金,包括应用程序内购买。

起诉书中写道,“没有任何良好的、有利竞争的、正当的理由。相反,维持的这种非自然的价格,是苹果实施非法垄断行为和滥用市场权力的一个明确表现。”

此外,苹果还向开发者收取99美元的年费,交了这样的年费后,开发者才能在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平台销售自己的应用程序产品。

这起诉讼还指控称,苹果对开发者的应用产品定价进行限制。

这起群体诉讼要求法院对苹果的反竞争行为进行限制,并寻求损害赔偿和法庭诉讼费用。

本月早些时候,苹果曾遭遇另一起几乎完全相同的集体起诉。那起诉讼也涉及苹果对其平台上的销售者收取30%的销售佣金、年费以及对产品定价进行限制。这两起群体诉讼中苹果被指控所实施的行为,既违反了美国谢尔曼反托拉斯法(Sherman
Act),也违反了加州的《不公平竞争法》(Unfair Competition La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