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bet董事会调查高管不当行为,正寻广告外收入

谷歌母公司Q3营收405亿美元净利71亿 正寻广告外收入

• 2019年10月29日13:19 • 网易科技

图片 1

10月29日消息,当地时间周一晚些时候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公布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公司当季营收同比增长20%至404.99亿美元,去年同期为337.40亿美元;净利润70.68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91.92亿美元。

以下为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业绩重点:

——Alphabet第三季度营收为404.99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337.40亿美元相比增长20%,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为同比增长22%,超出分析师预期。分析师此前平均预期Alphabet第三季度营收将达403亿美元。

——Alphabet第三季度的总流量获取成本为74.90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65.82亿美元。Alphabet第三季度的总流量获取成本在谷歌广告业务营收中所占比例为22%,低于去年同期的23%。

——Alphabet第三季度净利润为70.68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91.92亿美元;每股摊薄收益为10.12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13.06美元,未及分析师预期。分析师此前平均预期Alphabet第三季度每股收益将达12.28美元。

——按部门划分,Alphabet旗下谷歌第三季度营收403.44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335.94亿美元;运营利润为108.65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94.90亿美元。Alphabet旗下“其他赌注”业务第三季度营收为1.55亿美元,高于去年第三季度的1.46亿美元;运营亏损为9.41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运营亏损为7.27亿美元。

——谷歌第三季度的广告收入达到339.2亿美元,而去年第三季度为289.5亿美元。

寻找广告之外的收入

目前广告仍然是Alphabet收入的绝大部分,这表明尽管监管和隐私方面的压力不断增大,但对该公司搜索、视频和网络显示广告的需求依然强劲。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表示目前广告客户的搜索支出有一半来自自动竞价。皮查伊还指出,移动搜索、YouTube和云计算推动了“强劲”的销售增长。

除了主要的谷歌数字广告业务,Alphabet正在寻找新的收入增长来源,而云业务可能是该公司最大的机遇。作为全球最大的在线搜索服务提供商,谷歌一直在建设数据中心、购买设备,并雇佣销售人员来支持其云业务。皮查伊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称,“我们已经从一家帮助人们找到答案的公司演变为一家帮助人们完成任务的公司。”

去年底,甲骨文公司前高管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加盟谷歌云业务,今年早些时候担任谷歌云业务首席执行官,他已经从其他云计算公司聘请了十几位顶级高管。Alphabet和谷歌首席财务官鲁思·波拉特(Ruth
Porat)表示,公司在第三季度增加了6450名新员工,当季员工人数“异常之高”。她解释说,这是因为Cloud的招聘策略以及应届大学毕业生的涌入。

今年7月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表示,公司计划将云业务的销售人员增加两倍,并称这是Alphabet的一个关键增长推动力,并透露云业务每年会为公司带来80亿美元的营收。谷歌云目前排名第三,但远远落后于亚马逊和微软。

财报显示,包括Pixel手机和云产品等硬件在内的谷歌“其他收入”达到64.3亿美元,超过了63.2亿美元的预期。

皮查伊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表示:云业务可能成为其最近所宣布量子计算里程碑的最大受益者。

波拉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将继续在人才和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深思熟虑的投资,以支持我们的增长,尤其是在云计算和机器学习等较新的领域。”

Alphabet还表示,其来自“其他赌注”的收入为1.55亿美元,高于去年第三季度的1.46亿美元。“其他赌注”包括诸如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等谷歌之外的子公司业务。当季相关业务亏损9.41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7.27亿美元。

“我们一直强调这是一个长期的机会。我们对不断取得的进展感到满意,每个季度我们都会让你了解最新的进展,”波拉特在谈到该公司的自动驾驶汽车业务Waymo时说。“对于Waymo来说,安全是最重要的因素,所以我们正在以一种迭代的方式缓慢开发业务,我们对取得的进展感到高兴。”

随着公司在硅谷和其他地区的扩张,资本支出从去年同期的52.8亿美元增加到67.3亿美元。

谷歌的“从外到内”的麻烦

Alphabet财报出炉之际,谷歌正面临一系列外部和内部问题。

各国反垄断监管机构正在对谷歌进行审查。美国司法部上个季度宣布将对包括谷歌在内的大型科技公司展开广泛的反垄断审查,司法部还对谷歌展开了单独的反垄断调查。政客和总统候选人也纷纷对谷歌进行审查,在民主党的辩论中反复提及谷歌的名字。

皮查伊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强调示,他正在向监管机构解释谷歌正在开发让用户“扩大选择范围”并支持生态系统的产品。

当被问及如何应对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要求拆分Alphabet的言论时,波拉特指出,Alphabet的许多产品都是免费的,这增加了市场竞争和用户选择的余地。“我们一直表明,我们的业务是为了让客户受益而设计和运营的。当看到我们的很多产品和服务都是免费提供给用户的,这让消费者、小企业和广告商受益。”“我们帮助降低了价格,为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和商家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我们还在许多领域创造了新的竞争。”

对内而言,该公司员工和高管之间的关系趋于紧张,双方在政府合同和领导层打击言论等问题上的矛盾不断加剧。不过Alphabet分析师预计,各种分歧不会对公司的财务状况产生实质性影响。

Alphabet今年也遭受了一系列罚款。今年第一季度,Alphabet收到欧盟委员会开具的17亿美元罚单。今年夏天,YouTube被勒令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支付1.7亿美元,就其违反儿童隐私法的指控达成和解。即便如此,许多人认为罚款对Alphabet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当地时间周一Alphabet股价收于1288.98美元。在盘后交易中公司股票最多下跌4%,但后来有所回升,跌幅收窄至不到1%。

上海互联网增速跃居东部第一,成中国新消费浪潮原发地

• 2019年12月13日14:18 • 速途网

工信部数据显示,今年1-10月,全国互联网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共完成营业收入9902亿元,同比增长21%,其中上海互联网行业实现营收2390亿元,占全国23.3%,居全国第二位。在增速方面,上海互联网行业收入以同比增长37.1%的增速领跑东部,浙江(36.5%)、北京(19.4%)、广东(10.9%)和江苏(7.2%)分列第二至五位。

工信部最新发布的《2019年1-10月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运行情况》显示,今年前10个月,上海互联网业务收入增速居东部榜首。上海新兴互联网企业正持续通过创新的模式和技术,引领行业的迭代增长。

无论是新电商平台拼多多,还是“Z世代”聚集地哔哩哔哩,又或是分享美好事物的小红书,都是在各自领域发掘出了新时代的用户需求,打造出新的模式,引领并开创了新消费浪潮,助推上海成为互联网新的高地。

**▲《解放日报》在头版头条的位置报道“上海互联网业务收入增速位居东部之首”,着重介绍了拼多多、哔哩哔哩、美团点评等新消费的代表**

性骚扰丑闻不断 Alphabet董事会调查高管不当行为

• 2019年11月07日10:46 • 网易科技

图片 2

11月7日消息,据外媒报道,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会已开始对该公司高管存在的性骚扰和不当行为指控展开内部调查,并成立了独立调查委员会,同时聘请一家外部律师事务所协助。

在过去的一年里,谷歌及其母公司Alphabet高管接连爆出性骚扰丑闻,其中包括:

  • 谷歌首席法律官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据透露,德拉蒙德与前谷歌律师詹妮弗·布莱克利(Jennifer
    Blakely)有不当关系,这违反了公司关于高管与团队成员之间关系的政策。据布莱克利称,她与德拉蒙德还生有孩子,之后谷歌人力资源部通知两人中必须有一人离开法律部门,布莱克利随后转到了销售部门。
  • 安卓(Android)联合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据《纽约时报》对谷歌性骚扰问题的曝光材料显示,2014年,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曾指控鲁宾强迫谷歌的另一名员工“在酒店房间里进行*交”,随后鲁宾被迫辞职。但在离开公司时,鲁宾收到了9000万美元的补偿。
  • Alphabet旗下X部门的前快速评估和疯狂科学总监里奇·德沃尔(Rich
    DeVaul)。《纽约时报》的报道中也提到了德沃尔的名字,据说他邀请了一位准谷歌员工参加火人节(Burning
    Man),并鼓励她脱掉衣服给他按摩。德沃尔不久就辞职了。
  • 前高级搜索副总裁阿米特·辛格尔(Amit
    Singhal)向谷歌证实,在他被控性骚扰后,谷歌支付了1500万美元的离职费。

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谷歌人事运营副总裁艾琳·诺顿(Eileen
Naughton)在去年10月对《纽约时报》的曝光做出回应时指出,在过去两年里,有48名员工被解雇,且没有获得任何补偿,其中13人是“高级管理人员”。

尽管如此,层出不穷的性骚扰报道已导致与该公司内部紧张关系加剧。2018年11月1日,作为对《纽约时报》报道的回应,2万多名谷歌员工参加罢工。那场罢工的两名组织者克莱尔·斯台普顿(Claire
Stapleton)和梅雷迪思·惠特克(Meredith
Whittaker)后来报告称,谷歌今年早些时候对那次罢工进行了报复。

斯台普顿在6月份宣布,她决定离开公司完全是因为受到了报复。而惠特克则在7月离开,专注于她的人工智能伦理工作,她说“很明显,谷歌不是个我可以继续这项工作的地方”。

虽然谷歌对上述每起事件基本上都保持沉默应对,但从中很容易就能理解,为何其母公司Alphabet对未来如何处理这类案件感兴趣的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