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最近,电子签名赛道出现了一起颇有看点的融资事件。一边是在电子签名行业打拼17年的元老级别选手——e签宝,另一边是国际化的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金服,此次融资中,蚂蚁金服作为领投方,与戈壁创投、老股东靖亚资本向e签宝共计注资6.5亿元。这笔融资金额,也创下了整个互联网电子签名行业最高融资额的记录。

但是,快递100的崛起让很多人看不明白,为什么向来“很重”的快递行业会诞生这样一家“技术”驱动的“轻”公司?作为快递行业外来户的它,凭什么能成为快递信息服务赛道的领头羊?

电商扶贫,一直都是农产品上行的核心渠道。但供需匹配、人才缺失、供应端掌控等难题,也总是让这条渠道产生阻塞,致使农产品难以走出广袤的农村土地,从而被迫与活跃的城市市场割裂开来。

作为各自行业的巨头,蚂蚁金服和e签宝结合的背后,并非只有单纯的投资关系。如果去细看两者的发展过程,我们会发现,从鲜有交集到一拍即合,蚂蚁金服和e签宝最终走在一起,其实是一个必然。

技术精英+互联网,懂企业也懂用户

社交电商面世后,扶贫情况开始从根本发生改变。拼多多、贝店等平台的集体下沉,把人才、技术、流量引到了农村,农产品供应源头的改头换面,倒逼农产品突破重重阻塞,自由上行到了数亿终端消费者手中,有了更大市场,也有了更高价值。

鲜有交集

快递100源自国内最大的ERP厂商金蝶。2006年,随着国内电商市场的崛起,金蝶意识到在互联网的不足,其灵魂人物徐少春提出向互联网战略转型的战略发展方向——即从内部挑选一批技术精英组成独立团队,向互联网发起进攻,快递100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这让快递100拥有传统快递没有的两个巨大优势:

眼下,下沉市场、电商扶贫领域的趋势变化,正共同催化社交电商扶贫的进化。

同为技术驱动型企业,蚂蚁金服和e签宝却是在完全不同的赛道,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发展起来的。某种程度上,它们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都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且有自己的团队。

其一,20多年技术沉淀,更懂企业

下沉市场仍疯狂,社交电商更理智

蚂蚁金服前身是诞生于2004年的支付宝,一开始是服务于淘宝平台买卖双方交易时的信任担保需求;到2014年,蚂蚁金服正式成立;2016年,蚂蚁金服宣布将国际、农村、绿色金融作为三大战略方向。目前,蚂蚁金服已经形成了支付宝、芝麻信用、蚂蚁财富、网商银行四大核心应用,拥有超12亿体量的用户。

在争夺个人寄件市场的时候,中小企业快递物流是一个巨大的机会。财务人员邮寄发票、销售人员邮寄合同或者样品、品牌运营人员邮寄礼品或者商业物料…但是并没有一个产品可以解决他们的问题,企业物流管理只能依靠人力用最原始的表格、手写单来完成。

在消费升级、内容娱乐化等趋势的包围下,下沉市场直到现在依然魅力不减。一方面,下沉市场消费者消费观念更加开放,追求高性价比;另一方面,前一阶段入场者对下沉市场的教育和培养,把这片土地上的活力持续激活出来。

而e签宝的诞生,则源于创始人金宏洲的一个想法:解决文件签署繁杂冗长的痛点,写下中国电子印章的第一行代码数年后,e签宝先做的是政府项目开发;到2014年,e签宝在业内首推电子签名的SaaS服务平台;到2019年,e签宝又推出了智能合同战略,再次进化。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e签宝已经服务了超过289万家企业用户,平台个人用户突破了2.1亿,累计签章量超75亿次。

但物流信息化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好,快递100依托金蝶20多年ERP管理经验,在懂企业物流管理方面,有天然的优势。目前已经推出企业API、企业管家两款人气产品,至今累计积累服务近45万家企业用户。

尤其是拼多多和快手们的快速生长,更是让所有人对下沉市场刮目相看,开始重新审视下沉市场的机会。似乎所有人都相信一句话:在下沉市场,迟到没关系,但缺席是会致命的。因而我们也看到,即便看上去已经是一片红海,但仍然有无数资本和创业者为下沉市场所疯狂。

在最开始的十几年时间内,蚂蚁金服和e签宝几乎是完全没有交集的。一个专心做金融服务生态,一个则专心做电子签名的平台;一个是满足生活服务的各种需求,一个是满足交易双方的凭证需求。

其二,与互联网同时诞生,更懂用户

可在下沉市场深耕的社交电商们似乎越发理智了。不同于以前,不少社交电商平台们开始慢慢剥离初期的野性,逐渐走向更理智的发展战略。其中最为明显的体现是,它们开始注重品牌的打造,比如自己下场做供应链,也开始把注意力放到价格以外的地方,尝试用性价比提高用户的粘性。

一个是支付工具,一个是签名工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决定了蚂蚁金服和e签宝不可能成为对手,也不可能成为伙伴。直到近两年e签宝与蚂蚁区块链、钉钉等进行合作,外界才意识到,原来蚂蚁金服和e签宝,是可以产生剧烈化学反应的。

面对C端用户,快速100一开始最主要的功能是“查快递”,从0-1获取用户的过程绝非易事,快递100的策略是为用户提供极致的体验和抢占流量入口。

原因很简单,不管平台多野性,也不管消费者多么适应这种野性的运营,长期消费行为一定是由理智左右的,因而社交电商需要想方设法把从前在短时间内积累的用户,以一种合理且大众都接受的方式留下来。

除了鲜有交集外,蚂蚁金服和e签宝各自对合作伙伴的严苛要求,一时间也难以让外界去揣测或笃定它们结合的概率。

几乎与移动互联网同时诞生的快递100,拥有天然的互联网基因,让快递100更懂用户行为,更懂用户体验。例如快递100首创的“快递单号智能识别”功能,一开始查快递是需要先选择快递公司才能识别单号,这对于用户使用体验来说,是非常不人道的。现在,你不需要选择快递公司,仅输入单号,就可以查快递,这项功能是快递100的专利,同时也改变了整个行业查快递的流程。类似的创新还有许多,涉及大数据、信息聚合等,目前快递100拥有技术专利超过33项。再加上快递100在搜索引擎、微信生态上的入口布局,快递100以极低的成本获取了海量的用户。

在性价比因素逐渐主导消费行为的不断演变下,无论是社交电商新秀,还是社交电商老手,都要围绕这个议题,去制定一个适合平台发展的长期战略,尽可能地在下一次洗牌中提高自己的生存几率。

标准严苛

这个赛道并不拥挤,但是壁垒很高

电商扶贫需要“新血液”

在2014年正式成立前,蚂蚁金服在投资方面动作相对较少,且投资领域分布在媒体、AI、金融、保险等多个领域,比较多元化。但在蚂蚁金服面世后,出于全面布局生态的追求,其投资策略的核心落到了技术上。

经过9年的角逐,快递100已经成为快递信息服务赛道的领头羊,那么从未来发展的角度看,快递信息服务这个赛道有多大规模呢?

长期以来,农村对电商而言都是一块非常难啃的骨头,无论是商流,还是物流,农村都没有能够很好对其进行支撑的设施。即便是阿里京东等去到农村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难言将农村电商的底子扎稳,反而是步履维艰、蹑手蹑脚,倍感扶贫阻力。

天眼查的数据显示,蚂蚁金服2014年10月至今的投资次数超过了160次,其投资的方向多为技术驱动型企业,或是与蚂蚁金服产品生态互补的领域,比如生活服务。

快递100所处广义赛道是“物流行业”,据统计,2018年全国寄递包裹500多亿件,同比增长26.6%,收入6038亿元,快递100所从事的具体业务为快递信息服务,按照粗算约有600亿的市场空间,具有巨大机会。

随着网络、物流等基础设施的成熟,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真正以农村为起源地的电商平台开始诞生,垂直的、综合的,都站了出来,农村电商不再单单是巨头的专属,对于长期被电商边缘化的农村市场而言,这是一次激励。

此外,巨头的投资门槛往往很高。以蚂蚁金服目前的地位来看,其投资本身就有很强的背书能力,所以蚂蚁金服在投资对象上除了做好尽调外,也需要考虑到外界的看法,保持正面形象。

巨大的机会意味着巨大的竞争。快递100的查询页面很简洁,这似乎给了大家一个错觉,快递信息查询服务很简单。其实不然,快递信息查询服务这个赛道曾经也很拥挤,许多知名企业都曾杀入这个领域,但都倒了下去,目前只剩快递100一家独大的局面。

但这还不够,电商扶贫需要更多的“新血液”。一方面,新的力量意味着的新的扶贫思路,以及扶贫模式,也就意味着更大的想象空间,另一方面,对正在扶贫的电商来说,不论是新的方法论,还是新的技术,都能一定程度上改善扶贫的效率,甚至是模式。

而e签宝对投资人的严格要求,很多时候甚至在投资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第一,e签宝走到今天,17年的时间里也仅仅融资4次,到现在才走到了C轮融资,而且从e签宝的投资人名单来看,几乎每一次都有老股东参与进来。

行业格局越集中,反映出这个行业的竞争壁垒越高。快递信息服务行业的壁垒重点在于三个方面:入口、流量、资源整合能力。占领入口就拥有话语权、而流量与先发优势密切相关、资源整合能力指的是链接企业和用户的能力。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除传统综合电商平台外,一直有新的力量投身到电商扶贫这项需要深耕的事业中来,比如一众社交电商平台们。目前来看,电商扶贫已经进入非常关键的第二阶段,这一阶段的特点是产业化扶贫,主角则是社交电商平台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