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双十一要来了!
在这个消费者“剁手”的日子,做精选、做拼团、做内容导购的电商们,纷纷下血本、搞噱头以期在这个节点爆发。从这几年双十一的火爆情况来看,能在这个“全平台折扣”的日子里,让消费者满意且口口相传的平台,必须物美价廉且物流要快。

随着10月24日国家将区块链技术上升为一项发展战略,“区块链”一词立刻在民间引起热潮。虽然“区块链”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词汇,但是通过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上的留言来看,还是有很多人对其表示陌生。

互联网化,就是信息化。

能做到“物美价廉,物流快”的电商平台不多,京东做到了“物流快”、拼多多做到了“价廉”、小红书做到了“物美”。云集各占一丢丢,上市5个月后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也可圈可点。云集2019年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第二季度营收为30.641亿元,去年同期32.556亿元;净亏损8450万元,去年同期净利润8740万元。另外,由于商城业务的稳健增长,云集GMV同比增长46.4%至人民币82亿元。

百度会告诉你,“区块链本质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虽然概念核心只有一句话,但解释起来相当麻烦。笔者把区块链技术的概念粗糙理解为:为了实现点对点可靠传输,以不可逆加密技术记录传输数据。

从本质来看,社交是信息交流;搜索引擎是信息分发;内容就是信息聚合再创作。

国内电商企业遍地,阿里、京东固若金汤;苏宁、唯品会游刃有余;拼多多、小红书积极进取,云集起步晚、经验少、声量低,在电商大佬林立的电商激流里沉浮不进则退……

除了概念抽象,区块链底层技术使用的编程算法涉及到专业领域,还是需要专业人士来解答,在这里笔者就不详谈了。

尽管社交是流量黏性最强的一种信息化行为,但是作为全球最顶尖的社交巨头,Facebook和腾讯依然被网络信息产业变现难题深深困扰。

赶“社交+低价”风口

而说到区块链技术很多人容易想到“比特币”——一种由计算产生的虚拟货币。区块链技术被广泛用于比特币交易,两者经常“捆绑”出现。

从90年代至今,网络信息产业兴起发展,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可惜在无数尝试中,最终被验证真正可行的变现模式,只有广告和增值服务(会员充值)两种。2013年之前,Facebook的全部收入都来自广告业务。

社交电商可算是崛起了。市场规模爆发式增长,解决了数以千计群众的工作需求,资本也赶来参一脚。

有人从比特币身上嗅到了商机,由此诞生了一家又一家从事相关业务的公司,其中就包括嘉楠耘智。

2014年之后,学习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先进经验,Facebook也推出了自己的在线支付业务。可惜五年时间过去,进展不足挂齿。截至9月30日的2019财年前三个季度中,Facebook总营收496.1亿美元,其中广告收入489.2亿美元,支付业务收入6.96亿美元。广告业务贡献了98.6%的营收,而支付业务营收占比只有1.4%。

市场规模暴涨。近几年社交电商呈高速发展之势,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网络数据显示:2014年社交电商市场规模仅950.1亿元,2018年突破1.2万亿元,预计2019年市场规模将达20605.8亿元,同比增长63.2%,社交电商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以及社会效益。

嘉楠耘智这个公司,熟悉比特币的人应该曾听过它的名字,在整个币圈内,它的业务成就是比较突出的。

腾讯对商业变现道路的探索,远远走在了Facebook前面。从近日发布的三季度财报看,在广告和增值服务外,腾讯组织架构调整之后,B端业务成长很快,目前足可以独当一面。

从业人数暴加。各大平台激励政策层出不穷,社交电商从业人员也在不断扩大。据悉,2018年社交电商从业人员规模突破3000万人,2019年社交电商从业人员规模达到4801万人,同比增长58.3%,社交电商行业的从业者已经覆盖了全国各地。

根据美国增长咨询公司Frost&Sullivan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嘉楠耘智出售的采矿机计算能力占全球总计算能力的21.9%,排行第二。10月20日发布的《2019年胡润全球独角兽榜》中,嘉楠耘智以200亿人民币估值跻身84位,在区块链独角兽中排行第4。

真正值得深思的是,以腾讯如此体量的公司,居然完成了这样大刀阔斧的改革转型。而在这次转型背后,腾讯有着怎样的考量?取得了怎样的成果?未来又会有怎样的进展?

融资数额暴增。资本的嗅觉总是敏锐的,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统计,2018年,社交电商融资总金额超200亿元。其中涉及B2C类有1家、拼团类有1家,导购类有1家、服务商类有3家、B2S2C类有3家。同样,据报道2019年Q1中国社区电商领域发生10起投融资事件,其中社区团购7起,社交电商、新零售、社交新零售各1起。

虽然区块链让像嘉楠耘智这样的比特币公司获得了不少关注,但无论是嘉楠耘智还是比特币圈,想借区块链东风“上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拥抱产业互联网是大势所趋

从市场规模、从业人员、融资情况来看,社交电商已然成为电商行业最强劲的经济增长动力。

比特币:时代盲盒

2018年9月30日,腾讯官方公布了一份名为2018年第81号的文件,内容涉及腾讯调整组织架构和高层管理干部任免的决定。同一天,腾讯官方又在其公众号发布了一篇名为《腾讯启动战略升级: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的文章。

用户量、成交量、营收一直被资本当成衡量一家电商企业健康发展的标准,因而用户量长期被电商平台当做炫耀的资本,拼多多从一亿用户到三亿用户的标语喊得响亮,蘑菇街、云集等平台也在财报里纷纷透露用户的增长情况。基于平台线上线下导流的运营需求,资本对平台用户量越来越重视,电商平台对流量十分渴求,但电商红利期过后,电商平台流量窘境迟迟未解。

比特币的诞生很戏剧化。2008年11月,一位自称中本聪的人在网站发布了一篇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式的电子现金系统》,届时便有了“比特币”这一虚拟货币的概念。

这是腾讯创业20年做出的第三次重大组织架构调整。战略升级的意图非常明确,就是拥抱产业互联网。马化腾关于公司架构调整的评述是:“此次主动革新是腾讯迈向下一个20年的新起点。它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战略升级。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上半场通过连接,为用户提供优质服务,下半场我们将在此基础上,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

在此情况下,拼多多另辟蹊径借助社交平台微信的传播途径,通过社交互动、用户自传播等手段来辅助商品的购买,实现了用户量和商品成交量双增长,最终超越京东成为国内第二大电商平台。10月25日,美股上市公司拼多多收涨12.56%,报39.96美元,市值创下上市以来新高,达到464.5亿美元,超越448.2亿美元市值的京东,仅次于阿里巴巴、腾讯集团和美团点评。

比特币这一概念能得到传播,主要还是基于其宣传的稳定、自由流通的特性。比特币宣称不受市场通货膨胀等影响。

马化腾“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的论断是业界共识。在2018年,“人口红利消失”“流量见顶”成为互联网高频词汇。

依托“低价+社交”模式,拼多多触达了传统电商大量未能有效覆盖的用户群体,实现了质的飞跃。在社交的能量被拼多多挖掘出来后,云集、蘑菇街、贝店、小红书、京东、唯品会等电商平台纷纷涉猎社交电商。这些“学步者”接连赶来,他们学了其一又学了其二,其一是社交,其二是低价。

越来越多人开始囤币,包括前亚洲首富李嘉诚,而对于加密货币这一块他们其实是在下注。

国泰君安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出生人口为1532万,较2017年约下降11.6%,连续两年负增长。按此计算我国2018年人口总和生育率只有1.51,接近日本2016年的水平。在QuestMobile的统计中,我国移动月活跃用户规模在2018年全年只增长了4607万人,增速从1月份的6.2%到12月份的4.2%不断下降。

社交电商风口之上,“低价+社交”万能法则成就了一些社交电商平台短暂的一生,然而除了拼多多爬上了枝头,更多的是战战兢兢求生的试水者。而在众多试水者中跑出来的云集,前有猛虎、后有追兵,向前一步是悲壮,向后一步是绝望,根本没有多少后退的余地,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闯。

一方面,比特币被一些人认为是“安全港”,由于流通不受监管,与银行货币政策的关联性小,也不再增发,在未来或将成为类似黄金的保值财产。另一方面,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流通会对全球经济造成冲击,因此各国的应对政策也将对比特币产生一系列限制。

这意味着,我国的消费互联网红利已经消失。互联网玩家,尤其是像阿里、腾讯这样的巨头要想继续发展壮大,就必须寻找新的增量。而新的增量来自哪里?伴随着互联网+的不断推进和越来越多企业开展的数字化治理。显而易见,增量来自产业界。

先学舌拼多多

以中国来说,目前尚未认可比特币。

基于此,腾讯在调整之后的六大事业群中,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主要负责云服务和AI;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主要负责金融科技和广告营销。这两者B端倾向非常明显。

若不是招股书披露,人们对云集的印象还处于“传销品牌”的流言中,甚至有人会问:云集是干嘛的?

2018年3月9日,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周小川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称比特币以及其分叉产品迅速蔓延可能会造成市场局势的不可控,因此银行暂时不接受比特币相关服务。

图片 4

2019年5月份,云集成功赴美上市,成为继拼多多之后,又一家依托于微信生态平地而起的电商平台。背负社交电商名头,先后赴美上市的拼多多和云集,不出意料互相成为了“别人家的孩子”,两者自然而然被消费者、品牌商、资本拿来比较,而先来后到的观念也让消费者心生“云集学舌拼多多”的想法。

事实上,此前国内监管部门对比特币的态度一直趋向于严控,认为比特币更多可能是投机的、负面的。

转型背后亦是为了摆脱新增长困境

相较于,拼多多的庞大、迅速、高效,云集并不逊色。GMV突破百亿元、会员数高达700多万、三年时间杀入电商第一梯队,云集傲人的履历一一揭开。招股书显示:云集在2016年、2017年、2018年的GMV分别为18亿元、96亿元和227亿元。2018年相比2017年增长134.4%;总收入分别是12.84亿元、64.44亿元、130.15亿元,2018年相比上一年增长102%。

但随着时间的发展,比特币作为数字货币中的某些积极属性的作用也在逐渐展现,今年7月,周小川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时提到,央行也要发布数字货币。

腾讯的“930”改革当然可以称之为积极适应新环境,富有远见和魄力的大动作。但是腾讯之所以作出这样激进的改革,应该说,同样也是腾讯自身的困境,让它迫不得已地走出了这一步。

图片 5

人们隐隐的感觉到比特币将引起一场变革,一场虚拟货币与实体货币的交锋正在我们的时代发生。

2018年,腾讯的营收利润增速跌至历史低谷。

与云集同年出生的拼多多先一步走上了正轨。2018年拼多多平台GMV达4716亿元,较2017同期的1412亿元增长234%。2018年全年实现营收131.20亿元,同比增长652%。有意思的是,2018年拼多多营收131.20亿元,云集营收130.15亿,几乎不相上下。

在这里也不得不提到Facebook将于明年发行的天秤币(Libra),以Facebook的影响力,Libra未来实现大规模线上支付似乎已成定局,而比特币一类的加密货币或将被连带着继续渗透市场。

图片 6

如今拼多多已全面拉开了和云集的差距。在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中,云集总营收为人民币30.641亿元(约合4.463亿美元),而上年同期为人民币32.556亿元。而拼多多实现营收72.90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7.09亿元同比增长169%,较今年一季度的45.452亿元,环比增长60%。

比特币就像一个盲盒,尽管对它有诸多猜测,但在打开之前谁也不知道究竟能得到什么,也不能保证无害。比特币背后也伴随着风险,而先受其波及的,正是身处漩涡中心的人们——比特币的从业公司们。

具体来看,2018年,腾讯的增值服务、网络营销服务(广告业务)、和其他三大业务营收出现同时下跌。其中增值服务的增速下滑最为严重,尤其网络游戏的增速下降到了惊人的6%,是游戏业务诞生以来的最低增速。

在用户数上,云集看重会员数,拼多多看重活跃用户数。云集会员数量攀升已超千万。截至2019年6月30日,在过去12个月中,云集交易会员从366万增至823万,同比增长125.1%。拼多多活跃用户飞涨,第二季度拼多多APP平均月活用户数达3.66亿,较去年同期的1.95亿同比增长88%。截至今年6月底,平台年活跃买家数达4.832亿,较去年同期的3.436亿同比增长41%,净增1.396亿。

严控下,三次上市接连失败

图片 7

从发展史来看,蹒跚学步的云集与拼多多即相似又有不同。不同点在于模式的不同、未来方向的不同。

美国时间10月28日,比特币矿机公司嘉楠耘智向美国证券交易所(sec)提交了招股书,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

这是非常严峻的事件。2015年之前,网络游戏在腾讯总营收中的占比一直都是超过50%的。换句话说,2015年之前腾讯营收主要靠的就是游戏。在2016年和2017年,腾讯依然需要游戏作出超过四成的营收贡献。但是2018年腾讯游戏业务的失速,彻底打破了这种格局,同时也造成了腾讯2018年营收利润的增速严重下滑。

拼多多主要通过社交裂变的方式帮助商家引流,为消费者省钱。社交裂变的方法是,通过微信邀请好友互动(砍一刀、团购)的方式获得了大量低成本流量。另外,在目标人群的选择上,拼多多利用微信社交属性很好实现了电商渠道的下沉,自然而然将目标用户聚焦到五环外的三四线城市以及县城、乡镇市场,而下沉市场又是低价的市场,主打极致低价的拼多多收割了巨大的流量。

这已经是嘉楠耘智第四次申请IPO。有意思的是,前三次的失败经历都发生在国内,分别是A股、新三板和港股。

图片 8

云集与拼多多不同,云集不仅能帮消费者省钱,还让消费者成为云集店主赚钱。其贯彻S2b2c(S指的是供应链端的架构、b是云集上的会员、c是消费者用户)的商业模式,鼓励个人成为付费会员,让会员在云集开店成为店主,而后通过对于个人店主进行系统化培训,让店主更具有专业性,依靠店主在微信社交平台上的推荐、宣传与口碑传播,带来用户流量和商品交易,采购、发货等售后服务则由云集平台统一负责。既是一个“店主孵化器”也是一个通过社交裂变为商家引流的平台。

2016年6月,当时嘉楠耘智望借壳A股公司鲁亿通上市,却因自身原因引起深交所监管方面的反复询问,最终与鲁亿通收购案破裂,A股上市梦碎。

一个有趣的变化值得注意,与游戏业务营收贡献快速下滑相伴而生的,是“其他”业务分部营收贡献的飞速增长。

由此可见,拼多多、云集在获客模式上有很大差异。拼多多是平台模式,盈利途径是广告和交易佣金;云集是自营模式,盈利途径是商品销售差价和会员价。即使如此,云集学舌拼多多的传闻终归抹不去,再后来云集为了走出“拼多多的阴影”,拼多多为赶超“京东、阿里”,两者渐行渐远,一句话概括:云集转向会员电商,拼多多深耕社交电商。

但嘉楠耘智并没有放弃IPO,一年后的2017年8月转战新三板,此时恰逢监管政策再收紧,加密货币遭严控。而同样的事情再次重演:嘉楠耘智再遇多次询问,涉及运营等方面的问题。随后,嘉楠耘智宣布放弃在新三板上市。

腾讯的“其他”业务分部一直都处在动态变化中。从近几年看,鉴于2014年的电子商务业务规模缩减,腾讯从2015年Q1起,把电子商务载入到“其他”业务分部中。从2016年开始,腾讯不断发力,向线下商户推广微信支付服务,并且通过简单易用的二维码和小程序解决方案,深化商户普及率。在这之后,“其他业务收入增长主要受我们的支付相关服务及云服务收入的增长所推动”这句话就一直在腾讯的财报中反复出现,到2018年为止。

后对标Costco

或许是对“矿机第一股”这一名号志在必得,2018年5月,嘉楠耘智换了个挑战目标——港交所。而这一次,嘉楠耘智是实打实的被拒绝了:港交所宣布其申请失效。

2018年,“支付相关服务及云服务”收入对腾讯总营收的贡献已经非常突出。因此腾讯的转型改革,其实没有很多人想的那么突兀。相反,甚至可以说是顺理成章。

京东PLUS会员、淘宝88VIP、网易考拉黑卡会员、正品惠VIP会员……这些年巨头以及众多创业公司,都在依托自身的资源优势,以不同形式进军国内会员电商市场,就连会员电商鼻祖Costco——美国最大的连锁会员制仓储量贩店,也来国内分羹。

连续三年,嘉楠耘智体会了三次失败。比特币行业在我国仍旧是严加监管的对象,加密货币的盈利模式风险仍高,比特币概念公司要想在中国上市,很难。目前为止,在国内提交了IPO申请的比特币公司无一例外以失败告终。

B端转型成果喜人

2018
年是社交电商风口,也是中国会员电商元年。云集既和社交电商沾边又执着于做会员电商,且早有布局会员电商的迹象。云集乘社交电商红利而起,完成了早期的用户积累,后将自己的定位从社交电商转向会员电商。

嘉楠耘智在急切的渴望上市,于是今年,它又来了。或许是已经失去国内上市的信心,嘉楠耘智走上了海外上市这条路。

从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腾讯开始在财务报表中单独披露“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这一新的业务分部。

在各大场合中,云集创始人兼CEO肖尚略反复强调了云集会员电商这个定位,体现了云集会员制电商战略的势在必行。

先不论这次IPO审核结果,以目前的情势看来,嘉楠耘智是铁了心要上市,哪怕试遍所有方法。

腾讯的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分部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内容:其一,过往归类于“其他”业务分部下的支付、理财及其他金融科技服务:其二过往归类于“其他”业务分部下的云服务及其他面向企业的活动。

肖尚略曾解释:“云集是一个以会员为基础的平台,通过自己的一套集体价值主张将会员们聚集在一起;云集实施有针对性的战略,重点关注质量和价格,为用户提供符合他们需求和偏好的产品;云集非常关注用户的信任,因为用户的信任是平台成长和成功的关键,云集通过赋能会员,让他们在社交网络中分享他们的购物体验、推广产品,让平台获得更多忠实用户的同时扩大影响力。”

而中国的“比特币上市第一股”的王座,现在看来还会空上一阵子。

变更之后,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成为腾讯在2019年的前三个季度中增速最高的业务分部。截至2019年Q3,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营收同比增长36%至268亿元。增速比起Q1的44%有所降低,但和Q2的37%基本持平。这也意味着,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已经进入平稳增长阶段。

云集收入构成同样暴露了云集对会员制模式的依赖和向往。

主业务遇市场危机,避无可避

横向对比,2019年Q3网络游戏为腾讯贡献了286亿元营收,在Q3腾讯总营收中占比下降至29%,而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为腾讯做出了更突出的贡献,营收占比上升至28%。

从云集财报获悉,云集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商品销售其次是会员收入,且会员收入占比越来越高。从2016年到2018年,云集的总收入为分别为12.84亿元、64.44亿元、130.15亿元。其中,商品销售收入分别为11.29亿元、59.12亿元、113.88亿元;会员收入为1.55亿元、5.11亿元,15.52亿元。2018年,会员收入占到总体收入的13.6%。

通过上文胡润独角兽榜还得到一个信息,区块链中估值较高的公司分为两类:挖机公司和交易平台公司。可见,比特币经济目前的商业公司类型还是比较单调。

图片 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